国米连签四大赞助皆因一个人事变动 反而加剧未来担忧
短时间内,国米将连续宣布四家新赞助商。有海信,有一家“不便描述”的某行业公司,已经宣布。还有两家,也即将宣布,一家是专门从事工业物流的公司(Kopron),之前就已经和国米有过合作。另一家是意大利人力资源研究、培训、管理的著名企业(Attal Group),首次与国米合作。意媒指出:今夏张康阳布置了两个作业,一个是降薪10-15%,另一个是通过卖人至少回笼6000万资金。如今第一个任务已经完成,第二个任务却只完成了一半左右,但蓝黑军如今尚能支持,一方面原因就是在吸纳新赞助方面有所收获。对一家球队来说,“节流”的同时也伴随着“开源”,总比无节制的压缩成本,要相对好一些。虽然今夏的新赞助,具体的赞助费尚未浮出水面,但无论怎样,赞助商总是越多越好,即使单笔赞助费不高,数量上去了,总还是能有所收益。为什么今夏国米在吸收新赞助方面进展颇多?意媒总结了两方面原因。其一,成绩的影响。孔蒂率队夺取意甲冠军后,就有财经专家指出,冠军带来的收入将分为“短期收益”和“中期收益”。目前国米正在收获的,就是“中期收益”。上赛季国米赢得意杯和意超杯。但由于联赛卫冕失败,苛刻的球迷瞧不上这两个分量不够的奖杯,对球队百般嘲讽。但站在球队角度上评估,在联赛夺冠之后的一年再加上两个冠军,总比一无所获要好,至少反应在市场上,2年3冠意味着一种“连续性”,会提升各商家投资国米的兴趣。这就是足球运动的玩法:成绩好了,增收的可能总是会大一点点。哪怕是“二线赛事”的奖杯,也绝对好过两手空空、一无所获。其二,重要的人事变革。《米兰体育报》等媒体指出,国米今夏在吸纳赞助方面有所进展,一个主要原因,是去年10月的一个人事变动:卢卡-多诺瓦罗(Luca Danovaro)改任俱乐部“首席营收官”,如今这些调整正在起到效果。在与这些新赞助方进行谈判时,多诺瓦罗给安东内洛(国米财政CEO)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简单介绍一下多诺瓦罗:童年就深爱国米的内拉死忠。过去几年,此君主要负责的是国米数字领域的推广。他的工作卓有成效,蓝黑军在各大社交网站的推广水平和影响力不断提升。张康阳入主国米初期就反复强调,希望“在电视转播费、票房收入之外,通过新媒体推广为球队找到新财源,因为时代在变,足球运动也必须进行新的尝试”。不过去年10月,多诺瓦罗转任营收官,主业就变成为国米吸纳新赞助,以缓解财政危机。这引发了一些媒体的担忧:布局数字领域算是“长期计划”,也许眼下看不到太多真金白银,但几年后却可能给球队带来极大的帮助。因为这种事是需要“深耕细作”、“量变积累质变”的,影响力到了一个级别,获得收益就是水到渠成。而吸纳新赞助解决财政问题,只是“短期应急”。如今国米董事会将更多资源、更多好手转用到“短期计划”方面,这是否意味着国米已经无力去思考“几年后怎么过”的问题?其实这方面的担忧一直存在。2021年初,国米现金流断裂,一度欠薪,连基地运营的水电费都靠赊账,球队只能拿着巨额账单期待大股东注资救命。但张家自顾不暇,于是只能借了一笔高利贷,拿出其中的一部分来维持国米运营。借这笔高利贷,质押的是国米的股权,2024年若还不上贷款,就将失去国米控股权。虽然到目前为止,张家一再表态不愿出售国米,橡树资本也亮明态度,绝不会像埃利奥特一样经营球队。不过具体怎样偿还这笔贷款?目前还看不到办法。贷款2年后到期,因此无论是中国还是意大利,很多人士都认为,贷款到期前国米“主动”易主,或贷款到期后国米“被迫”易主,可能性都是不能排除的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国米进行相关的人事调整也就不奇怪了。迫在眉睫的难关困扰之下,多年后的未来应该怎样,当然不会是优先考虑的事宜。